尽信书不如无书

2020-07-07

尽信书不如无书 父母的成长不只关乎自己,也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唯有一起茁壮,才能建立亲密和谐的亲子关係,培养出坚毅、自主、快乐、具有安全感的孩子。
 

书籍资讯:《父母成长,孩子才会真正长大!》
 

我祖母那一代很了不起,她出生于一九一五年,不论是飞机问世,还是人类第一次登陆月球,她都躬逢其盛。她这一生的活动範围不超过方圆十六公里,却从她子孙的生活或观光的体验,得知全球的消息。原本,她是从父亲读报得知世界大小事,现在则是从24小时不停歇的新闻频道立即知道当下发生什幺事。

假如我们回到她祖父母的年代,可以想见新闻传播的速度要缓慢得多。在一八三○年代,电报尚未发明之前,新闻传播的速度,取决于当时最快的马、鸽子或船的速度。一八○五年十月二十一日,西班牙沿岸爆发特拉法加海战(The Battle of Trafalgar),消息直到十一月六日才传到伦敦。一八三六年三月六日,美国德州阿拉莫城(Alamo)失守,迟至五月十七号才刊登于伦敦《泰唔士报》(The Times)。如此有限的新闻系统最大的好处是,人们在同一段时间内,得以接触更少的坏消息。对他们来说,这其实是很好的消息。

研究显示,我们倾向于留心坏消息。根据苏黎世大学心理学家进行的研究发现,当人们获得有关健康风险的报告时,凸显风险的报告比毫无发现危险的报告更为可信。如果有人同时告诉我们两件事,一是事情出错,一是有证据证明事情进展顺利,我们通常会相信前者。我们若向祖先取经,就会发现这是有道理可循的。昔日,我们的大脑会不断寻找潜在的威胁,因为有太多可能致命的因素存在。在任何情况下,我们潜意识必须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是否有危险?」在得知你的邻居从某悬崖掉下来溺死之后,你会提醒自己小心一点。如果邻居没有从悬崖上摔落,你多半就不会在营火前专心聆听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媒体疯狂聚焦于所有事物的负面消息,开始说得通了。过去我还以为这全是政府的阴谋。假如新闻焦点一直放在全球威胁上,我们更有可能会觉得需要持续受到统治者的保护。虽然我对此还持保留态度,不确定这是否为关键因素。丹尼尔.贾德纳(Daniel Gardner)的着作《恐惧学》(The Science of Fear)开启了我的视野,提醒我另外的可能性,亦即:记者也是人,媒体的报导正是人类的产物。记者专写人们喜欢阅读的事物,因为他们也喜欢自己所写的东西。当他们搜寻适合的头条标题时,大脑首先选中的绝对会是负面新闻。

一开始对老祖先来说是适应环境的优点,现已成了缺点。过去,我们所知道的坏消息只限于生活周遭的少数人及所处区域,每日接收到的负面新闻屈指可数,且都与我们切身相关。然而,现在随着全天候24小时新闻不间断的生态及互联网的发展,我们随时随地都被全球各地的坏消息所环绕。在写这段文章的几天里,我不断受到以下影像轰炸:桑迪飓风重创纽约;英国一家龙头电器零售商破产;英国境内灰树数量急遽下降;吉米.萨维尔(Jimmy Savile)骇人的变态行为,以及切尔西在足总盃输给曼联。我的大脑该如何应付这源源不绝的负面潮流呢?最有可能的是沿袭祖先的习惯,开始释放肾上腺素,準备好逃跑、奋战或静止不动。我们习惯称此情况为「压力」,这也是一种应付威胁的方式,只是比起全面恐慌来袭,「压力」的备战状态程度没那幺高,我们大多数人对此都已熟悉。问题是,肾上腺素是一种只适用于紧急状况的化学物质。其目的在于让我们远离危险(或消灭危险源),使我们得以不再惊心胆颤,可在安全的地方休息。如今,我们享用早餐时在电视上所看到的各地动荡,恐怕是远古穴居人一年所见的总和。长期累积下来,肾上腺素危害不浅。为了回应看新闻所带来的恐惧,身体会释放低程度的肾上腺素,因为恐惧会引发我们担心自身及家人的安全。但此举也意味着我们的免疫系统可能因不断试图将肾上腺素排出体外而耗尽能量,从而使得各种疾病有机会长驱直入,包括忧郁症。

由于生活在充斥坏消息的环境下,大脑因而相信周遭满是威胁,需要启动保护机制,同时也因此扼杀了对成长的自然需求。关掉电视新闻及取消订阅报纸是我们迈向康复之路的第一步。

无论是看新闻或读报,都会降低自我思考的能力,因为你我都已在不知不觉中沉浸于媒体所形塑的世界观中。我们只能被动接受媒体提供的视听素材。而这些素材常将事件包装成

过分简单的短影片,灌输给我们错误的认知。比方说:甲导致银行危机、乙引起丙灾难。请避免看这类新闻,也务必让你的孩子远离。一旦你让新闻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好比养一只剑齿虎当宠物一样。

然后,我们却从中寻求娱乐。
 

书籍资讯:《父母成长,孩子才会真正长大!》
 

作者 崔佛・席维斯特(Trevor Silvester)作者崔佛・席维斯特是伦敦的认知催眠心理治疗师,具有超过二十余年的伴侣谘商辅导经验。他与太太于2001年时创立了专门推广认知催眠治疗的机构The Quest Institute,他也是英国的国家催眠治疗委员会的一员,2003年获颁年度最佳研究,2007年因其在催眠领域的贡献,获得英国最高荣誉奖项Hartland Memorial Award。为了推广催眠治疗,席维斯特的文章散见于各大杂誌,也曾受邀上BBC的广播节目。
 译者 许玉意清华大学中文系学士,当了大半辈子图书编辑,近年来跨出舒适圈,现专事翻译与华语教学。目前旅居美国,与幼女一同成长学习。译文赐教

上一篇:
下一篇: